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行举手之劳推荐给你的朋友,或在博客/空间里做上 www.yunlianyoupin.com 的链接,谢谢!

我看过的影片记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在女友面前被男人操射了
分享到:
宋强的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双双死去,那个时候弟弟宋明才18岁,正在读高三。好在宋强已经毕业了,工作找在一所学校当体育助教,所以也能勉强支撑这个家。宋强用工资租了一间房,和弟弟过起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宋强今年25岁,读了四年的体校,身体发育得结实健美。本来就年轻,正是身体性需求最强烈的时候,但是经济压力大,还没找过女朋友,况且房子的条件也差,一间卧室里两张单人床,只用一道门帘隔起来,他睡外面,让弟弟睡里面。要做点什么,一丁点声响就听得一清二楚。

今年夏天的天气奇热,晚上吃过饭后,宋强照例洗澡。凉水冲在身上一阵舒爽,擦香皂的时候,胯下的鸡巴竟然迅速地挺起来了。昏暗的灯光下,只见一个赤裸的猛男,厚实的胸膛,挺拔的大腿,结实的小腹处一片浓密黝黑的阴毛,中间更是耸立着一根直挺挺的鸡巴,足有18厘米长,4厘米粗。

在水声掩饰下,宋强开始抚摩起自己的鸡巴来,今天的欲望仿佛来得格外的迅猛。在平时,宋强是很能自我控制的人,即使想要,也碍于狭窄的私人空间, 只能干忍着。所以比起其他放纵的男人来,鸡巴反而尤其敏感,只要稍加刺激, 哪怕是被布料轻轻地摩擦两下,也会硬起来。

对于这些,宋强自己也没办法。他那根鸡巴少有抚弄,颜色也显浅,甚至透着一丝粉红,但是又完全是成熟男人的尺寸,硕大的龟头上经常泛着一股浓浓的男人味。

宋强用右手套弄着自己的鸡巴,速度越来越快。低头一看,只见马眼里流下汩汩的淫液,整根鸡巴也涨得发紫,上面青筋直暴,仿佛马上就要射了。宋强小声地「啊啊」叫了两声,却突然听到从外间传来「啪」的一声响,将他吓了一跳, 右手马上就离开了即将爆发的大鸡巴,抓起身边的运动短裤就套,连内裤也顾不上了,从浴室里跑了出去,发现弟弟宋明正蹲在地上收拾着一个杯子的碎片。原来,宋明在倒水的时候打翻了水杯,幸亏没被烫着。

宋强安心了,而刚才才硬被压下去的性欲这个时候又抬头了。他不安地抓了抓胯下,却发现宋明蹲在地上,眼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下身。宋强往下一看, 顿时臊得脸红脖子粗。自己的鸡巴半硬着,把短裤顶起了一个帐篷,看着是沈甸甸的一大包。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刚才套裤子的时候没顾得上把水擦干,短裤现在湿了大半,竟然变得完全地透明起来,从裤子外面能清楚地看见硬屌和两个阴囊的样子和形状。

弟弟的脸离自己的下身不到1米的距离,被这样看着,宋强又羞又气,而胯下那根鸡巴却完全不顾主人的意愿,竟然完全地硬了,龟头还渗出滴滴的液体来, 又湿了一大块。

宋强红着脸,轻声斥道,明天还得上学呢,还不赶快睡觉!说完就转身躺在了自己的床上,闭起眼睛,不敢再看宋明。

等弟弟终于进了门帘,宋强才急切地将手一把探进自己的短裤,狠狠地撸起来。一切都顾不上了,鸡巴似乎比刚才在浴室的时候还要硬还要粗,再不发泄出来恐怕就真的要爆了。想到弟弟在门帘里面,自己躺在外面,把右手伸在裤子里面,就着刚才流出来的淫液疯狂地撸鸡巴。弟弟也许已经听见了自己压抑的喘息声,还有鸡巴上传来的「吧唧吧唧」的声音,这种紧张的滋味让宋强格外兴奋,没几下身体就颤抖起来:「啊……啊……」一根硬屌射了,强劲的精液喷在短裤里,粘粘的一大片。

这天晚上,宋强加班回家,已经9点多了,先前已经打电话回家告诉弟弟自己要晚一点回家。这个时候的宋明应该刚写完作业,准备睡觉。

宋强疲乏地走上楼,用钥匙打开门,在这之前,他肯定想不到自己会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书桌前,宋明站着,上身还穿着校服,裤衩却被脱下来扔在了一旁, 光着下身,勃起的鸡巴非常的刺眼。

其实在宋明这个年纪,有性冲动和手淫也是正常的,但宋强不敢相信的是, 宋明露出鸡巴,竟然是为了让蹲在他面前的另一个男孩舔吸。

弟弟那根已经发育得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鸡巴此时变得又硬又粗,被那个男孩含在口中,在舌头的搅动下激动得直颤抖。宋强看得呆住了,一双眼睛直直地盯住那根鸡巴,这一秒钟还清晰可见那硕大的龟头,下一秒钟却整根都捅到男人的喉咙里去了,只剩两个鸡蛋大的睾丸一下一下地在外面撞来撞去。鸡巴旁边覆盖的阴毛也浓密茂盛,从肚脐眼下面一直延伸到阴囊。

亲眼看着这禁忌的一幕,宋强完全不知所措,他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冲过去,用拳头教训那个玩弄弟弟鸡巴的男孩,但是双脚却像被钉住了一样移动不得。自己从来没被人含过鸡巴,不知道龟头被男人粗砺肥厚的舌头缠住是什么感觉?那一刻他竟然有点羡慕起自己的弟弟来,但下一刻,他又直掐自己的大腿,怎么能有这么不知廉耻的想法?

宋明开始「啊啊」地叫起来,完全沈浸在鸡巴被吸的快感中,哪里还能发现自己的哥哥已经站在门口了。过了一会儿,鸡巴在口腔里也发出了清晰的淫秽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

宋强在这样的视觉和听觉刺激下,鸡巴不可抑制地翘起来了,将运动裤裆前撑起高高的一大块。

宋强心里进行着欲望和理智的激烈交战,他一会儿想用手去摸自己翘起的鸡巴,一会儿又想不行,不能让他们这么胡闹下去。正在这时,宋明却被男孩一下子抱了起来,放在了桌子上。那个男孩半侧着身,宋强发现他身材很高大,侧脸英俊刚毅。他把宋明的两条腿扯得开开的,几乎成了一条直线,这样,宋明作为男人的私处就完全地呈现在眼前了。

宋强发现弟弟的鸡巴好象比刚才更硬了,还粗粗的往上翘了一下,两滴淫液就顺着龟头棱子缓缓地流下来了。那个男孩却将嘴往下亲去,叼住弟弟的一个睾丸吸了一阵,然后又向下滑了一点距离,这才又伸出长长的舌头,往里一戳。

这一戳,让宋家两兄弟都禁不住浑身一颤。宋强更是脑中如遭雷击,男孩刚才戳的是什么地方?!弟弟的屁眼!一个男孩竟然用舌头去戳另一个男孩的屁眼!

再看宋明,只听他如痴如嘴地呻吟,仿佛屁眼被戳比刚才的口交更让他爽!

宋强顿时大喝一声,手狠狠砸向门,发出「碰」的一声响,顿时惊醒了两个紧贴在一起的人,他们开始慌乱起来,用手掩着私处,乱找裤子。宋明怯怯地叫了一声,哥……

宋强哼了一声,他有一腔无名的火在胸中燃烧。也不知道究竟是怒火还是欲火,反正自己的鸡巴还硬着。等那个男孩抬起脸来,宋强又发现,这个人不是宋明的同学吗,来家里玩的时候宋强还见过几次,也不知道他们这样有多久了。宋强想到这一点,顿时窝火起来,脑中却在刹那闪过「他们也许一直都是这样舔鸡巴和屁眼」的想法,身体顿时更热了,鸡巴也更湿。

自从见了自己的弟弟和男人舔鸡巴和屁眼的那一幕,宋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眼前总是闪过男人的鸡巴。

是不是应该找个女人了?宋强想着这个问题,因为最近总是做春梦,梦见自己也被男人的舌头舔了,虽然男人的面孔是模糊和陌生的,但是那根舌头却清晰无比,又长又滑,在自己的鸡巴周围打着转,然后停在屁眼那里,一下子捅进去,舒麻无比。

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只要宋强一梦到自己的屁眼被舔,舔不了几下,前面的鸡巴就要射。看来真的该找个女人了。

小柔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她在宋强家附近的一个饭店里当服务员,长相性感,屁股圆,奶子翘得高高的,走路的时候一晃一晃,总是看得很多男人淫心大动,鸡巴撑在裤裆里又硬又涨,把裤子都要撑破。

小柔好象对宋强很有好感,宋强约她出来的时候她虽然害羞,但是当即就答应了。约会了好几次的时候,宋强觉得时候到了。

这天,和小柔约好在公园里见面,宋强上面穿一件体恤,想了想,下身没穿内裤,直接就套了条运动短裤出了门。

公园里人少又清净,茁壮密茂的树木是绝佳的屏障。宋强虽然已经25岁了, 却一直是个处男,想到这次可能会发生的事也不禁心情激动,运动短裤的料子拂过胯下的鸡巴,鸡巴就微微地硬了起来。他不禁往胯下摸了摸,感觉到手中嘟嘟咙咙的一大团,然后鸡巴越来越涨,龟头竟然从右边裤管中露了一点出来,他将手伸进短裤里,把鸡巴往裤子里面捞了捞,免得伸到外面让别人看见了以为自己是露阴癖。正在这时,从宋强的对面走来两个男人,他们用怪怪的眼神瞄了他两眼,然后眼睛又往他胯下看了看。不过当时隔得有点远,应该没看那么清楚吧,宋强也就没太在意。

到了与小柔约好的树林处,她也刚好到了,正坐在石椅上,穿的是一条半裙,露出洁白的小腿,非常漂亮。宋强高兴地走了过去,说了声嗨,便故意一屁股坐到她面前的那张石桌上。石桌的位置较高,他将两条大腿叉开来,把裤裆正对着小柔,以这样的角度她正好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自己的大鸡巴。然后宋强开始假装不在意地和她聊起天来,眼皮却往她的胸前溜来溜去。小柔穿的是一件稍微有点低胸的衣服,正好露出半个乳沟。那乳沟又深又迷人,宋强也不禁幻想要是自己这条大鸡巴能被那条乳沟裹着抽插,该是多么迷人的一件事情。这么一想,他感觉鸡巴又硬了起来,抵在运动裤上,一颤一颤地寻找着出口。而紧绷的裤子勒得极端不舒服,宋强不动声色地挪了挪屁股,这才感到舒服一些。

宋强的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酝酿着制造一个暧昧的机会让小柔心甘情愿地投入自己的怀抱,却发现小柔的脸蛋逐渐红了起来,说话也没开始那么利索了,她的眼光好象有点惊慌,好象是在不时地偷偷瞟着他的裆部,却又在下一秒 不胜娇羞地挪开眼神。

宋强心中恍然地往下一看,原来,他那根鸡巴早就窜出了运动短裤,旁边的不少毛也露了出来,黑森森一片,不过再茂密的阴毛,怎么可能掩饰住一根大屌,只见,一根18厘米的鸡巴,有好大一截都暴露在半空中,直直地挺翘着,不时地抖动一下,涨得又粗又长,龟头都有点发紫了,而且顶端还流出几滴汁液来,有的滴到了石桌上,有的却又顺着鸡巴柱往根部淌,湿滑滑的淫荡无比。

这种情况下宋强也有点脸红,不过精虫上脑的时刻,却只装做没看到,继续和小柔东拉西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两个人的呼吸都明显急促了起来。然后经过宋强悄悄的挪动后,他那根鸡巴更是全部都露了出来,连两个鸡蛋一般大的睾丸都看得到了,更多的汁液流了出来,整根鸡巴看上去亮晶晶的。

就在宋强准备一下站起往小柔的身体扑过去又啃又咬的时候,树林边上有几声脚步声响了起来,明显是朝这边而来。

他妈的!宋强暗咒一声,却不得不把硬得不能再硬的鸡巴弄回到裤子里去。

就在他忍着痛苦,握住自己的鸡巴往回猛塞的时候,咦,这不正是刚才用奇怪眼神看了自己几眼的那两个人吗?

糟了,他们肯定是看中了小柔的美色,想要强占她!这可怎么办?宋强慌了,想用眼神示意小柔赶紧躲开,可是小柔已经吓呆了,因为那两个男人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而且用一种十分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他们。其中一个男人看了宋强的裤裆几眼,又转过去对着小柔嘿嘿地淫笑起来,捏着小柔的下巴问,小美人儿,他是不是你男朋友?

小柔痛得皱起了眉,只好回答,他是我男朋友。另一个皮肤稍微黑一点的男人也笑了,朝小柔问道,那你男朋友今天是不是打算用他那根大鸡巴操你?

小柔忍受不了这种羞辱,闭上眼睛不打算回答,但是第一个男人的手掐得她十分痛,她只好疯狂地摇头并大喊,不是的不是的!

第二个男人笑得更淫了,手一下子摸到了宋强的裆下,隔着短裤揉起他那被吓得软掉的鸡巴来,宋强被他的动作弄得大吃一惊,同时感觉他的手非常烫,摸到他的鸡巴便不由自主地抖了两下,耳朵里只听男人说到,不是?他不想操你?

那刚才他的鸡巴怎么又硬又翘,还窜到裤子外面来了?

原来他们都看见了!!小柔还想驳斥点什么,第一个男人已经把自己身上的衬衣脱了下来,并用袖子的部分把小柔和她身后的树捆绑在了一起。

你要干什么?混蛋!放开我!放开!小柔大叫起来。

男人说,小美人儿,今天就叫你见识见识哥哥们的厉害。

宋强原本以为这两个男人要开始对小柔施暴了,可是眼前的情况却让他头皮发麻——两个男人都渐渐地朝他围拢过来,并且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的裤裆,好象豹子盯着猎物一样。

你们别过来,不要伤害我的鸡巴,不要碰它!宋强不禁哀求道,天啊,难道这两个男人想要阉割我之后再强暴小柔吗?怎么今天我就遇上了这两个变态?我不想当太监啊!

当第一个男人的手放在了宋强的裤裆上,慢慢的揉搓起来的时候,他总算明白过来即将要发生什么事。那个男人似笑非笑地说,我怎么舍得阉割你这根大鸡巴?今天我哥儿两个一定让你爽透,好好享受吧。 听到这个话,宋强却觉得更恐惧,虽然他做梦被男人舔,但是从来没真的想过要那样。他吓得大吼起来:操,2个变态!!滚开!我又不是基佬!不要摸我……!!!

第二个男人这时把嘴唇贴到宋强耳边,说话像吹气似的,宝贝儿,现在说不要,待会你就会哭着求着要了,嘿嘿。他的气息弄得宋强很痒,加上宋强的耳朵很敏感,被这么一吹,搞得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全身顿时软了一半。

第一个男人蹲了下来,用嘴贴在了宋强的短裤上,轻轻地蹭着他胯下的那一团,然后张大嘴隔着裤子就含一部分进嘴里。他这个动作让宋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本来刚才就鸡巴硬,现在虽然厌恶,但是鸡巴深处的快感还是被挑了起来,他只能咬紧牙关拼命抑制。

男人冷笑着看宋强痛苦的样子,狠狠地说,看不出来你这小子,性子还挺硬,等着瞧,待会我要让你的鸡巴比你的性子还硬!于是一把拽住宋强的短裤往下扯,无论他怎么拼命挣扎,一个男人也抵不过两个。

经过拉扯,宋强的鸡巴毛全都露出来了,再往下一点点,便是他的整根鸡巴。

宋强知道今天是逃不掉了,于是便转而求他们,放小柔走吧,我不想让她看见。

男人冷哼一声,小子,别唧唧歪歪了,今天我就是要让你的小美人儿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宋强无法,看了一眼急得快流出眼泪的小柔,只能转过头去。他不能让她看见自己痛苦的表情。这是他可以为自己保留的最后一点尊严。

短裤被扯到了脚踝处,宋强的胯下感到一阵微风吹过的凉意。蹲在宋强胯间的男人啧啧两声,好粗,老子还没操过这么大鸡巴的男人呢!他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从宋强的肚脐开始舔起,然后顺着又卷又长的阴毛一路往下。宋强啊了一 声,却还在做着微弱的抵抗,不要舔了……啊……别往下……啊。

男人的舌头又长又湿,灵活得像一条泥鳅。舔到哪里,就痒到哪里,就热到哪里。尽管宋强不愿意,但是他那不争气的鸡巴还是颤巍巍地站起来了。男人的口技高超,被又吸又舔的快感凭从未有过性爱的宋强根本就抵抗不了。

男人的舌头一路往下,等快到重点的时候,宋强的鸡巴早就高高翘起,直直的像一根棍子。

身为一个男人,生理快感是天生阻挡不了的,宋强安慰着自己,觉得心里放开了点,甚至还隐隐期待起男人的舌头舔到自己的鸡巴上,吸马眼,然后抵着大龟头让自己射。但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男人的舌头却绕开了去,往侧面一直舔到两个蛋蛋。不被满足的失望感觉一下子攫住了宋强,他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几乎忍不住想哀求他快点吸自己的硬鸡巴。一根大屌现在涨得简直有点痛了,急于缓解,但是一想到男人是故意这么做,要让自己出丑,宋强又不得不闭紧了嘴巴。

男人的嘴渐渐滑到了屁眼那个羞耻的地方,就仿佛宋强梦境中的一样,先是他浓密的肛毛被拨开了,然后一个软软的东西贴在了上面。只被舔了一下,宋强就不由得惊喘出声……啊……不要舔……哦。男人哪里听他,将舌尖直探过去,碰触的那一刹那,宋强的身体窜过一阵电流,鸡巴也随着急剧的抖了起来。宋强下意识地想推开男人的头,把屁股逃离他舌头的肆虐,男人也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两只手只把他的臀肉拽得更紧,两腿分得更开。这个动作让宋强觉得羞耻万分,想到小柔也看见了这个画面——屁眼被陌生的男人用舌头舔着,鸡巴却高高的挺了起来,流着的淫液越来越多不说,还不停的颤抖着,心中的羞耻终于让这个身强体壮的体育助教叫出了声,说不出是痛苦,还是舒服。「。啊。别舔了……啊 恩……」边呻吟,鸡巴又涨了几分。到这个时候,宋强已经没有力气去挣扎了,只能软着身体任凭身上的男人为所欲为。

这时,本来一直压制着宋强上半身的第二个男人感觉到宋强松懈下来了,这才收起双手,转而拉开他自己的皮带褪下裤子,然后掏出他的硬鸡巴往宋强脸上狠拍了两下。「妈的!老子受不了了!张嘴!快!张嘴吸老子的硬鸡巴!」

虽然早就亲眼看到了弟弟的鸡巴被吸的那一幕,但是现在看着一个陌生男人的鸡巴就这么摆在自己的面孔上方,宋强还是感到有点恶心。男人的鸡巴很大,黑黑的,一看就是不知道操了多少男人,上面青筋浮现,显然是硬得受不了了,一滴滴淫液流到了宋强的脸上。

男人看宋强迟迟不张嘴,马上便握着鸡巴狠狠地往他嘴唇上蹭,好象要撬开他的嘴一样,宋强左闪右闪也躲不开。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屁眼被撑开了,蹲在自己胯间的男人正将舌头裹成条形状往里塞,舌尖轻轻地搅动着,往深处有力地捅去。宋强的大脑顿时完全变成空白一片,洞里又湿又滑的感觉好爽,「哦……啊恩……」他刚啊啊的淫叫出声,第二个男人正守在边上的鸡巴马上插进了他的嘴。「呜呜……」宋强一下子被嘴里的硬物操得喘不过气来,一股男人特有的腥臊味直冲鼻孔。

宋强「呜呜」地哼着,想吐又吐不出,简直难受极了!上方的男人被下身的刺激搞得呼吸都粗了起来,他说,鸡巴味好闻吗?现在不习惯,以后我让你天天都想闻,不闻还不习惯!

宋强恨透了这种被另外一个男人的大屌在嘴里抽插的感觉,加上这根鸡巴实在是太粗太长,嘴张得太小的话就只能舌头紧紧地裹着柱体,嘴张得稍微大一点的话,就只有被捅到喉咙里去的命运。为了没有呕吐的难受感觉,他只能紧紧裹着嘴尽量不让鸡巴往里进,这样一来,上方的男人就又喘了起来:你就这么喜欢男人的鸡巴?小嘴儿裹得那么紧,哥哥的肉棒被你舌头搅得好想射。说着还发出「啊啊」的声音。

不过宋强自己已经顾不上嘴里的恶心,因为趴在他下方的男人的舌头已经尽量深并强硬地钻进了他的屁眼里,那种又麻又痒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宋强努力地挤压屁眼想把里面的东西挤出去,但是一点也不成功,反而越挤越激起自己鸡巴的颤抖,又一堆淫液从马眼流了出来,搞得他的整个下身都湿乎乎的。

身下的男人说,小子,真正的好戏还没开始呢,现在只是舌头就夹我夹得那么紧,待会儿我的大鸡巴操进去那你怎么办?

男人说着极尽淫秽的话,宋强却被这些淫言浪语刺激得屁眼和鸡巴更是瘙痒难耐。男人也感受到他开始发浪了,于是用舌头九浅一深地操起他的屁眼来。浅浅地捅几下,然后突然来一下深的。如果不是嘴里被一根大黑屌堵得一丝空隙都没有,宋强想自己恐怕早就淫荡地叫到喉咙哑。如果不是自己拼命忍住,鸡巴也 可能早就射了。

随着嘴里操着的大屌越来越硬,宋强自己的鸡巴也越来越硬,他偷偷地将手伸到下体,握住滚烫得要爆炸的鸡巴,上下地摩擦起来。

刚搓了两下,就被上方的男人发现了,他死死拉住了宋强的手:嘿嘿,别想自己用手打,今天我们就是要要用又粗又长的鸡巴插你的屁眼硬生生地给你操出来。

刚到手的快感没有了,宋强疯狂地扭动起来,好希望有什么东西来摩擦鸡巴呀。求,求求你们,快让我,让我射,他含着男人的鸡巴焦急地说道。两个男人淫笑了起来:这小子真是个欠鸡巴操的骚货啊。

身下的男人于是更卖力地舔起了宋强的屁眼,已经由九浅一深变成了三浅一深。他每捅一下,宋强就将屁眼主动地更深地凑近他的舌头。淫欲已经让这个男人不堪忍受:「啊,啊,我,我受不了了,屁,屁眼好,好痒。」

宋强含糊地喊着,几乎哭了出来,上方的男人却更是将一整条鸡巴都狠狠地深入到他的嘴中,大龟头摩擦着他的口腔内壁和舌头,两个大卵蛋长满了黑毛,顶到他的下巴。那股特有的鸡巴味更浓了。宋强只能大开着嘴,任大屌捅进去又拉出来又捅进去,唾液流出了嘴角。

身下的男人似乎也受不了了,终于从宋强的屁眼中拔出舌头,快速地站起来,脱下自己的裤子,将高高挺起的鸡巴掏出来,把龟头顶到他的屁眼上,狠狠地摩擦起来。

啊啊……啊。被男人的大龟头摩得几乎失神,男人粗鄙地调笑宋强:屁眼被摩得痒不痒啊?一边问,一边更加狠命地摩了起来。

宋强再也忍受不住地吼了起来:痒!我的屁眼好痒。

那要不要我的大鸡巴插进去,狠狠地操?

要,我要!什么尊严,什么人格,都被抛在了一边。宋强甚至忘记了还有自己的女朋友在旁边观看,就不知廉耻地哀求了起来。

男人听了后嘿嘿一笑,身子往前一顶,只听「噗嗤」的一声,他的龟头就进去了。大概是宋强的屁眼里太湿了,男人的口水和着自己鸡巴上顺着流下的淫液,而宋强现在正是发浪的时候,竟然也没觉得有多痛,只觉得屁眼处酸胀不已,正需要被揉被操。

一个本是异性恋的年轻猛男,现在被陌生男人的两根大鸡巴分别捅着嘴和屁眼,竟然淫荡到不能自己,这一幕任谁看了都不会相信。

而男人还不满足,他们互相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两个人一个抬上半身,一个抱屁股,将宋强抬到了小柔面前,让宋强的整个私处都展现在他女朋友面前。两个男人决定完全征服宋强,不但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自尊。

宋强大叫不要,可他现在哪里有力气来反抗,况且一个大龟头还塞在自己的屁眼里。搬动的时候产生了巨大的摩擦,让他淫液直流。

小柔是坐在地上被捆住的,于是两个男人让宋强叉开双腿,双手撑住小柔头顶上的树干,把屁股撅起。这样,小柔就能很清楚地看到宋强的屁眼被撑开的样子,还有宋强前面的鸡巴高高翘起,淫液一不小心就可能滴到自己女朋友的脸上。

小柔羞耻得不敢看,但是又不能违抗两个男人的命令,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男朋友被蹂躏。

位置摆好后,身后的那个男人稳稳地扶住了宋强的屁股,挺动鸡巴不停地蠕动着。宋强感到万分羞耻,可是屁眼里实在是太痒了,他只能在嘴里喃喃地抗议着,啊,不要,啊啊。

男人一沉腰,一根黝黑的鸡巴就插进了宋强那毫无抵抗力的屁眼。宋强又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屁眼里肿胀非常。不到10公分的距离,被自己的女朋友看着, 一根男人的鸡巴在自己的屁眼里进出,更羞耻的是,自己的鸡巴还被操得更粗更硬了。真是太羞耻了,交合处却又产生了奇怪快感,几乎要把宋强的身体都融化。

每当男人抽出大屌,宋强屁眼里的粉肉就紧紧地吸住男人的鸡巴,男人又重重地捅进去,自己的屁眼就发出「扑哧,扑哧」的淫荡声音。

男人淫笑道:我的大鸡巴操得你舒服吗?快说!

宋强被他扯住头发,只得张嘴喘息:舒……舒服,你的大。鸡巴。操得我。

好舒服。宋强说着这些话,不敢低头去看小柔的表情。这时,第二个男人强行压低他的头,把鸡巴也塞到了他的嘴里。

又操了一会儿,宋强觉得自己的睾丸越来越涨,腰眼处一阵麻,身后男人的撞击像是让他飞上了天一样。而男人也仿佛知道他要射了,猛地停了下来:淫货,你的女朋友好象也发骚了,你看她,胯间全湿了,是因为看了哥哥的大鸡巴吗?

她也想找插啊。

原来小柔看着这活生生的鸡奸,早已忍不住动了春情,不自觉间就张开了双腿,透明内裤里一清二楚,早就泛滥成灾了。听了男人的话,她的脸顿时红透。

宋强本来要射了,现在男人的鸡巴停了下来,却挺在他屁眼里不动,这种折磨让他急忙疯狂地扭动屁股,主动地操起男人的鸡巴来。

男人淫笑:不是一直不要吗?先等我去将你那流水的女朋友操了以后再来满足你。说着作势就要抽出鸡巴,哪想宋强却突然缩紧屁眼,紧箍住男人的鸡巴,嘴里吐出另一个男人的鸡巴,疯狂地大喊起来,不要,操我,快操我!我要射了!

快用大鸡巴把我操射!

此时的宋强,是一个完全深陷在性欲里的猛男,结实挺翘的臀前后动着,鸡巴上的马眼大开,已经流出了一股白液。后面的男人一见这个情况,立即刺激得鸡巴又涨大了一圈,他也开始疯狂地操起宋强的屁眼,快意地大叫:你的屁眼好 紧!捅得鸡巴好爽!射,射了!啊啊!

刚吼完,一股股精液就射进了宋强的屁眼,烫得宋强连连颤抖,他的鸡巴立即也跟着射了,囤积了25年的处男精液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男人捅了出来,流得到处都是。

身后的男人一射完,另一个男人马上也将硬鸡巴插了进来,宋强的屁眼还来不及收缩,就又啊啊地叫了起来。很快,第二股精液也流进了他的屁眼。

两个男人满足地淫笑着走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小柔,还有宋强,无力地摊倒在地上,鸡巴还硬着,屁眼里慢慢地淌出两个男人分量的白色精液。

喜欢看“在女友面前被男人操射了”的人也喜欢:

网友评论
RSS订阅 | 百度地图 | 谷歌地图 | 给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03-2018 版权所有天天啪 天天操 天天撸 天天撸一撸 天天色 天天好逼 www.yunlianyoupin.com

加载中